首页 热点 资讯 财经 国内 行业 商业 生活 快讯

电影院要复工了!影院员工边打零工边等待

来源:中国慈善家      时间:2020-07-20 09:14:04

“电影院要复工了!”

一通电话让午睡中的陈麦一跃而起。身为山东某县城影院经理,他上午刚从兼职的小儿推拿馆工作回来。影院关闭近180天,他第一次真切地看到复工的希望。

7月16日中午,国家电影局发布2020年第1号通知,宣布低风险地区在电影院各项防控措施有效落实到位的前提下,可于7月20日有序恢复开放营业。

影院停工的日子里,有人离开;有人无法割舍,边打零工边等待;有人在线上销售影院卖品,寻求自救……至暗时刻过后,恢复到往日人头攒动的场面仍需时日。

重启:预期日收入2000

收到复工消息,陈麦在影院微信公众号发布了《影城即将营业!我们准备好了!》的推文。他第一时间联系了投放映前广告、大厅广告、户外广告的商户,告诉他们影院即将开放,对因疫情未能播放的广告无偿后延,“停多长时间我们就延多长时间,再免费赠送两个月”。

“六月初,我还给员工开过全体会,让他们别等了,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门。”现在,能回来的员工只有4个。陈麦在微信公众号上又发了招聘启事,全面准备复工。

但7月20日当日复工仍有难度。1号通知要求,各地电影主管部门将关于恢复开放电影院的工作安排报当地党委和政府同意后,由当地疫情防控部门推进恢复营业,各地具体复工时间及有关安排需向国家电影局报备。截至7月19日,陈麦还未收到山东当地文化部门的书面通知,复工需要办理哪些手续、防疫工作如何部署都还是未知数。

陈麦告诉《中国慈善家》,在疫情期间,他经常接到顾客的电话询问什么时候开业,“最多时一天接到十几个电话,都告诉我太想来影院了”。7月10日,猫眼娱乐、爱奇艺电影、微博电影联合发布《2020上半年度电影市场数据洞察》,观众期待指数从2月份的54%升至5月的88%。调研结果显示,表示“近期不会”与“今年不会”去电影院的占比持续下降,6月超半数观众表示“太想念”影院。

陈麦计划,影院开放后会让影院会员免费观看公益电影,正常分账的电影按最低发行价卖票给观众,“不求挣多少钱,让顾客先回来”。

“让顾客先回来”成为很多电影院的共识。据红星新闻报道,7月17日17点40分,成都和平电影院售出影院复工后全国第一张电影票,影片为《哪吒之魔童降世》。影院当天放出165张票,网络售票每张3.1元。影院表示,除开平台收费,每张票影院实际收入仅0.1元,主要为了鼓励大家走进电影院。

此外,国家电影局在1号通知中要求影院全部采用实名制网络售票,且上座率不能超过30%,观众观影须全部隔排、隔座,影院排片量减半。陈麦告诉记者,实名制售票、上座率等都能通过与网络售票平台沟通、人员调配等方式解决,同时他们可以先关闭一半的影厅减少排片量。“目前最怕观众不理解,有人可能会说为什么有座不让我们进去,这时候就需要我们与观众多沟通。”

作为县城影院,陈麦所在的影院在正常时期的淡季每月营收约为16万元。“复工后我的心理预期是每天2000块。人员招聘我们也在慢慢增加,尽量避免营收覆盖不了成本的情况。”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电影行业整整停摆了将近半年。一季度,全国2200多家影院关门,5328家影视公司倒闭注销。)

停摆:边打零工边等待

陈麦对影院人头攒动的记忆定格在1月25日。

1月23日,《唐人街探案3》《囧妈》《夺冠》《紧急救援》《姜子牙》《熊出没·狂野大陆》《急先锋》七部春节档电影相继发布声明,考虑到春节档电影同期上映引发的聚集效应和影院密闭空间病源传播风险,出品方及宣发团队决定调整档期。

“电影撤档,我们也只能关门了。”陈麦所在的影院有9名长期员工,包括两名售票员、两名卖品售货员、4名场务及1名保洁,日常两班倒。为迎接春节档,陈麦雇用了8名临时工。按往年惯例,大年初一到初十影院人流量最大。疫情之下,陈麦被迫在大年初一关闭影院。

“实际上一直到三月份,我们对影院恢复一直都很有信心。”2月23日,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发布了《关于电影院复工准备工作的建议》。3月20日起,新疆、江苏、杭州、上海、广州等地部分影院经历了短暂的复工。但不到一周,国家电影总局发布通知,所有影院暂不复业,已复业的立即暂停营业。

陈麦喜欢电影,他在影院工作了五年,从检票员一直做到经理。影院关闭期间,他总想着有一天能够回来,“服务行业总有不顺利的时候。作为一个影院负责人,你能扛过去,把不顺利的事解决了,就会很有成就感”。

但从现实角度看,陈麦与同事们在影院停业期间没了收入。他想过去送两个月快递或外卖养家,“但是对方听说只做短期工就不想收了” 。最终他在一家小儿推拿馆找到一份临时工作,月收入2000元。

陈麦每隔两三天要去影院给放映设备做维护。“给所有影厅的放映机通电,让机器正常运转3至4小时。如果长时间不通电、不开机,机器就容易出故障。”当银幕亮起,陈麦总会坐在空荡荡的观众席上坐上20分钟,有时他也会到各个操作台转一圈,“摸一摸电脑,想想以前正常时期给员工开会的情景,很怀念正常时期的影院”。

4月29日,国家电影局召开电影系统应对疫情工作视频会议,中宣部常务副部长、国家电影局局长王晓晖在会上表示,“从短期看,直接经济损失巨大,全国电影院暂停营业,制片和宣发基本停滞,目前估算全年票房损失将超过300亿元”。

陈麦介绍,停业期间,排除卖品等损失影院日常维护每月所需的电费达5000元,房租每月上万元。安徽阜阳一家影院市场部工作人员理蒋媛告诉《中国慈善家》,影院在停业期间成本主要集中在场地租金、物业费和人员工资上,“影院与物业方曾经多次就减免租金进行协商,但是结果仍然未知”。

(7月8日,上海市电影局发布公示,从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中安排近1800万元,对全市电影院予以补贴支持。)

复活:恢复元气尚需时日

蒋媛所在的影院在封闭期间发动员工在朋友圈售卖影院卖品。在蒋媛和同事的朋友圈中,爆米花、饮料等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出售。“没有卖出多少钱,但是也能减少部分卖品的损失。”

济南市百丽宫影院总经理董文欣曾在微博上发布视频《影院小卖摆摊出清记》。在视频中,济南市百丽宫影院恒隆广场店的工作人员在影院门口摆摊售卖电影周边及零食、饮料。不少外地的影迷通过网络联络董文欣订购零食。

西安一家影院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慈善家》,疫情期间各影院往往会选择售卖套票、优惠券等回笼现金流。疫情期间西安市各大影院在网络平台预售电影票,票价三折且是通票,消费者可在一年内的任意时间观看任意场次,还能随时退款。

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中间剧场及中间影院,在疫情期间选择利用剧场和影院空置的空间承接大型直播、策划公关活动、宣传片拍摄等活动。他们同时推出“亲子写真计划”,由剧场提供摄影师和讲解人员为顾客提供拍摄服务。

影院关闭,影视公司也在寻求业务转型。影视公司宣发人员张楠告诉《中国慈善家》,她所在的公司之前的业务多为院线电影,影院封闭期间公司不得不调整战略,接手一些线上综艺的宣传推广业务。

7月17日,上海国际电影节发布官方消息,宣布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于7月25日至8月2日举办。根据疫情防控工作要求,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不实行线下票务销售,每场上座率不超过30%。

张楠告诉记者,影院即将开放,目前很多影片已在申请上映。“但是因为现在还有一些政策限制,例如上座率限制、禁止在影院中进食等,影院恢复到正常时期的状态还需要时间。”

*文中陈麦、小米、蒋媛、张楠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