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屡坏屡修明州大桥为何总在修?施工方:春节前可恢复通车
屡坏屡修明州大桥为何总在修?施工方:春节前可恢复通车
来源: 现代金报
[金报头条] 时间:2018-09-12 08:16:54 我要分享

北岸上桥处一警示牌提醒“前方施工 减速慢行”

 

    9月8日,网友王先生在东方论坛上反映称,他搬到镇海区庄市街道已经一年多了,每天就近选择明州大桥去高新区上班, 但是经常遇到明州大桥在修理,一直没有停止迹象。“修路导致明州大桥路面变窄,几乎每天早上都会发生大堵车现象,使得我们上班经常迟到。”网友王先生说。明州大桥为何老是在修理?昨日,记者现场做了走访。金报记者 徐晨冰 文/摄

    [现场]

    大桥三处封道,两处修理

    昨日中午,记者来到网友爆料现场——明州大桥,据了解,大桥系宁波市跨甬江的重要过江枢纽,是连接鄞州、东部新城、高新区、镇海和北仑等区的重要桥梁。

    记者从大桥北岸上桥,往南步行。

    刚到北岸上桥匝道,只见一面写着“减速慢行”的标识牌竖立在最右车道旁,牌面上还有“前方施工”、“道路变窄”的提醒,而其身后一排水泥墩沿道路向桥中央蜿蜒而去,封住了大约500米道路,原先的三车道变成了两车道。

    许多车辆见此早早转变方向,从中间或者左侧车道上桥,也有不熟悉道路的司机反应稍慢了些,在标识牌不远处停车,然后小心翼翼改道上桥。

    沿着被封道路上桥,沿途路面有一些碎石和几处坑洼,但一些电动车全然不顾标识牌的提醒,贪图便利从此上桥。

    步行约十多分钟,到达了大桥中心位置,道路被划成了四车道,但未见修理现场,车辆均快速通过。

    不过,步行过了桥中心300米后,一块“左道封闭”的提醒牌竖立在南岸下桥匝道的左道边,其周边有红色的圆锥筒将道路封闭成修理区,下桥的三车道也就变成了两车道,车辆见状纷纷减速变道让行。

    该段封闭道路约有400米左右,施工方已经开始分段修理道路,有些路面的沥青还未完全刮去,露出灰白色水泥基底,与正常道路相比,低了十多厘米;有些路面则完成了修理,十分平整。

    与自北向南的下桥匝道相邻的则是自南往北的上桥匝道,其左侧道路被用相同方法封闭,延绵约600多米,这部分没有铺设沥青,露出灰白色混凝土。

    [市民吐槽]

    大桥修不停,堵车是常态

    记者在现场看到,经过明州大桥的车辆非常多,中午时分并没有出现堵车现象,许多车辆经过施工区时都小心减速,缓慢通过。

    不过,市民王先生有不同看法,他告诉记者,中午通过的车辆虽然较多,但根本无法和早高峰阶段相提并论。“我住在庄市一年多,明州大桥修理从来没停止过。”王先生吐槽道,自己上班在高新区,从庄市出发走明州大桥比较便捷,但现在大桥经常出现封道修理,导致车道变窄,加上过往车辆较多,大堵车成了家常便饭,自己上班也因此迟到。

    王先生抱怨道,自己曾经7点多从家出发,原本能够提前10分钟到达公司,结果当天在大桥上堵了20多分钟,迟到了不说,还吃了公司的罚款。

    与王先生感受相同,一些经过大桥的货车司机告诉记者,从未见到过大桥修理的起始时间和结束时间,导致他们无法提前更改路线。

    对此,有司机告诉记者,如果不想从明州大桥经过,则要绕道常洪隧道或者清水浦大桥。“清水浦大桥太远,而常洪隧道通行压力则更重,远不如明州大桥方便。”王先生表示,他想知道明州大桥何时能够修复完毕,可以方便市民通行。

    远超设计能力 货车超载是主因

    [原因分析]

    那么,路面为何老是处于修理状态?据了解,明州大桥的匝道修理工程是由宁波明东投资有限公司负责,公司工作人员曹先生昨日做了回应。

    曹先生告诉记者,明州大桥是连接镇海、北仑、鄞州、东部新城的重要过江道路,来往的大型货车非常多。“这些货车经常超载,导致桥梁匝道里的沥青路面常被破坏。”曹先生说,如此一来,施工方经常要对道路进行修理。

    据了解,明州大桥载重设计为50吨,有知情人告诉记者,有很多过往的载货大货车超过了大桥的载重设计,期间也不太有执法部门前来执法。

    对此,曹先生表示,明州大桥因为是宁波市重要枢纽,其路面出现破损,只能采取半幅维修半幅通车方式,整个修理过程完全按照工程步骤,并没有“总修个不停”的情况。

    为了让市民能够理解这种修理方式,曹先生又详细讲述了整个过程。

    施工方首先将一侧道路封闭,把原沥青面层铣刨至水泥稳定层,再浇筑28CM钢筋混凝土路面,完成后率先开放此侧交通。然后,用相同方法修理另外一侧,待两侧道路均完成混凝土铺设后,第一阶段工程完成。

    待混凝土和侧平石先后铺设完成后,施工方再次封闭一侧道路,对原混凝土路面面层进行精铣刨,最后分幅分段浇筑沥青面层,以此类推完成整个工程,等验收合格后开放交通。

    “2019年春节前,整个修理工程能够结束,届时,市民可以放心通行。”曹先生说。  

    事前预防好过事后修补

    相关部门不能袖手旁观

    曾有媒体报道,明州大桥屡坏屡修,仅镇海区公路系统每年用于大桥的维修费就需5000万以上。

    大桥屡坏,超载车是主因。为什么超载成了常态?是不是就管不住了?

    从社会综合成本的角度上考虑,治理好超载是成本最低的方法。这既可以保护好大桥,更可以有效降低交通事故的发生。

    大桥路面破损,只能修理,市民自然误以为“修个不停”,把板子打在建造和养护部门的头上。

    但是,修路只是事后补救,真正的源头是超载这个“病根”。大桥屡坏不能单靠维修,还得靠执法部门从源头抓起,拿出有效的“治超”方案,切实解决大桥损坏的“病根”。这才是成本最低,效果最好的治理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