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港与城的动人交响
港与城的动人交响
来源: 人民日报
[金报头条] 时间:2018-09-14 14:46:18 我要分享

  人与港

  三十八岁的宁波人竺士杰是个传奇。

  他是宁波舟山港集团的职工,全国劳动模范,宁波首席工人。兢兢业业工作二十年的他,摸索出桥吊“稳、快、准”的“竺士杰操作法”。2017年12月27日9时许,在宁波舟山港穿山港区集装箱码头六号泊位,一只身披“红装”的集装箱被吊装至“美瑞马士基”班轮上。至此,宁波舟山港年货物吞吐量刷新全球纪录,成为世界首个“十亿吨”超级大港。那个历史性的时刻,在桥吊上操作的就是竺士杰。

  打小起,竺士杰的人生就与港口相连。三十年前,他住在宁波江北区玛瑙路六十七弄十一号,那里离当时轮船码头只有几百米之遥,他是听着甬江上阵阵汽笛声长大的。他也曾等在码头,盼望在上海打工的父亲乘着甬沪线班轮回家。才上小学的竺士杰下课后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去旁边的白沙码头看吊车吊运木头,幼年最心仪的玩具就是大卡车,如同他现在每天面对的就是桥吊、龙门吊和集装箱货车一样,一切都那么自然。

  在宁波,几乎没有人能说与港口没有关联。宁波依港而兴,宁波人更是向海而生,竺士杰也是这样。

  有人说,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对竺士杰而言,这个舞台有多大,他的人生就有多传奇。这个不断成长拓展的舞台,就是宁波的港。他工作生活的“场景”也是一路向东、向海,从市中心三江口畔到宁波最东头的北仑穿山港区。

  十七岁那年,刚进入宁波港北仑国际集装箱码头时,竺士杰开的是龙门吊,那时作业平台距地面的距离也就二十一米,而现在,他却在四十九米的空中作业。

  2004年那年,竺士杰二十四岁,他来到刚刚建设的穿山港区,成为这里工作的桥吊“五虎将”之一。那时,港区一年集装箱的吞吐量也就是五万多标准箱。这个数量只抵得上如今一个码头两三天的作业量。这二十年,竺士杰见证了宁波舟山港冲刺世界第一的每一个关键节点。

  时光飞逝。2009年,宁波舟山港完成货物吞吐量五点七七亿吨,首次位居全球海港吞吐量第一。“全球第一大港”的名号,此后九年一直没有旁落。

  传奇还在继续“书写”着——宁波舟山港成了世界集装箱运输发展最快的港口,中国深水泊位最多的港口,更是中国超大巨轮进出最多的港口……

  港与城

  宁波的港口决定了宁波城市的走向和体量。

  七千年前,在宁波母亲河姚江的上游,河姆渡的先民们刳木行舟,立木成港,在浙东水网之间勾勒出宁波港的雏形。

  公元前四世纪,越王勾践的水军在姚江上营建军港,这里的城山渡一带也成了秦统一六国后句章县城的所在。

  公元738年,位于三江口的宁波港成型,这一年,唐朝在这一区域设置了“明州”。公元821年,甬江、姚江、奉化江汇流的三江口,宁波城市崛起,宁波城与宁波港正式“合体”。

  1840年,宁波成为通商口岸之一。1844年1月1日,宁波正式开埠,宁波港的重心渐渐移到了江北。

  宁波港在历史的长河中,从三江上游,由城厢向东、向北,交相叠合,层层向海推进,构成了它从内河港到河口港再到海港、海岛港的嬗变历史。人们进而发现,从三江口的江厦到江北,宁波港仅仅前进了不到一公里的路,却花了一千多年的时间;从江北岸到镇海新港区,前进不到二十公里,也用了一百多年;而在改革开放后的四十年间,从新建镇海煤码头到宁波港与舟山港一体化,港口已在浩瀚东海的群岛之间了。

  宁波城也是如此。它与港口进行互动式发展——港口一路向海,城市一路向东。而且,当宁波城市大发展时,其横跨的时间维度也与港口一样,就在最近的三四十年间。

  宁波大学教授龚缨晏通过系统的考察,梳理出宁波城市演进的轨迹:

  从821年到1843年,一座千年宁波府城屹立在三江口一隅;1844年宁波的江北岸出现新的城区,到1982年宁波城市的海曙、江东、江北“三区鼎立”,这种格局延续了一百多年; 从1983年开始到现在,短短的三十多年时间,宁波的城追随着港的方向,以加速度的方式不断伸展着体量。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起,随着宁波北仑港区一期二期工程的建设,北仑新区崛起于滨海;东部新城建设,让城市的重心更向东,更接近港的方向;而梅山国际保税港区的开发,又让晒盐之地神奇地变身为梅山新城,亮丽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宁波,一个“拥江揽湖滨海”的国际港口名城,已然成型。

  城与人

  港与市相连,而港市的繁荣与人和货的交流正相关。开放、交流,一直是宁波这个港城发展的主旋律。

  宋元时代,宁波设立了负责海外贸易和航运管理的市舶司,这里与泉州、广州一起成为中国沿海对外开放的三大口岸。宁波以青瓷和丝织品出口著称于世,被称为“海上瓷器之路”的开端。当时,三江口的江厦区块是主要的码头,这里四海商贾汇聚、各方百物集陈。到了近代,甚至有了“走遍天下,不及宁波江厦”这句宁波老话。而中国文化也通过宁波口岸,传播到世界。几年前,日本奈良博物馆甚至举办了一个名为“圣地宁波”特展,产生很大影响。

  人,是对外开放最关键的因素之一。当时的宁波,正是依靠全市人民和海内外“宁波帮”和帮宁波人士的共同努力,迅速形成了全方位对外开放的格局。

  新时代,宁波依托港口的对外开放又迈出了新的步伐:“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中东欧“16+1”经贸合作示范区的推进,让宁波成为新海上丝绸之路的关键节点。

  以往,宁波依托港口做大做强的外贸发展模式是出口导向型,如今,这一格局正在被重塑。进口贸易,尤其是中东欧进口贸易成为当前宁波探索全新发展驱动力的关键布局。这得风气之先的新一轮开放,也吸引着人们纷至沓来,投身这一开放的热土。

  温州人张荣正是嗅到了宁波进一步开放的浓烈气息而来的。

  来宁波前,张荣是温州一家市级保险公司的总经理,妻子也是金融机构的高管,一家三口过着富足的生活。相熟的人想不通张荣为什么要主动辞职下海。其实,他来到宁波,除了因为爱人是宁波镇海人的故乡情结外,更多的是看中了宁波这个城市的开放度。

  来宁波一年后,张荣就转型做了中东欧的进口食品贸易。他敏锐地意识到,宁波港口开放的优势,是其它城市难以比拟的。他成为入驻宁波进口商品中心九号馆的第一人,这里是中东欧商品展示交易中心所在地。

  如今,张荣的公司每个月都要从波兰格但斯克港发来两集装箱的牛奶。从集装箱船抵达宁波舟山港,到网络提单报关、查验出关,这些流程总共用不了二十四个小时。

  张荣的角色也在转变,他已不仅仅是个进口商。作为“新宁波人”,他全方位地参与了宁波、浙江乃至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在经济、文化等领域的交流,甚至宁波舟山港与中东欧“三海四港”的合作,也有他穿针引线的身影。他最新的想法,是要把中东欧艺术品介绍到中国,通过网络平台拍卖,试水艺术品进口市场。

  这一切,只不过短短的五年时间。

  张荣,在自己的后半生选择了宁波,也选择了前程远大的未来。

  尾  声

  如今,竺士杰家住在甬江以东一个名叫“幸福苑”的小区里。那天结束采访,中午在港区食堂吃饭,他说,你啥时来我家听音乐吧,音响是我自己组装的,发烧级,我可是个古典乐迷啊,有很多唱片。

  我随口一问,你每天在海边,听过德彪西的《大海》吗?“当然听过!”他说。

  后来我想,我的话多余了。也许,没有人比竺士杰更理解大海的“交响”了。虽然现在竺士杰更多的时间花在培训新工人、带徒弟上,但只要他上了桥吊,面对的就是大海,就是巨轮穿梭的螺头水道。他的工作也如同演奏一曲交响乐,需要港区各个“声部”的配合。

  在码头这个舞台,吊机起落间,竺士杰当然是首席“乐手”。当然,他更喜欢成为一个“乐迷”:这港区工业化的快速节奏,应和着祖国东海岸的浪花,不就是宁波新时代最美的交响吗?

来源:人民日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